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许守靖 > 第八十章 红莲天火·许守靖版

第八十章 红莲天火·许守靖版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在一个被书架包围的大书库中,一名中年男人坐在案前,借着掉在天花板上水晶灯的昏暗光亮,仔细翻阅着手中的古籍。
  
  书案上堆起了书本的高山,每一本都等同于词典的重量;桌子两侧更是连排列整齐都懒得放了,干脆像是处理废弃品一样堆放在一起。
  
  中年男人穿着一袭碧水色的长袍,面容硬朗,身姿挺拔,只是那仍然能看出往昔风流的脸庞,不知不觉已经长满了胡渣。
  
  不难看出,他似乎已经待在书库有一段时间没有出去过了。
  
  门口的矮桌上,每天都会有侍女来更换尽心准备的饭菜,什么‘红烧五味猪’、‘火烤九色鹿’一应俱全。
  
  不过无一例外,第一天放在那里的饭菜,第二天已然如崭新的一样摆在门口的矮桌上,根本没有触碰的迹象。
  
  小侍女每每只能叹息一声,在按部就班的做完本职工作后,转身离去。
  
  对此,苏烬自然是毫无察觉,他一直在查一件事。
  
  “天诛,及天道欲诛众生,三界之合,皆为常理……不对,不是这个。”
  
  再次把一本书扔在身后,苏烬叹了口气,举起有些凉的茶盏抿了一口,大脑陷入了沉思。
  
  这么多年以来,苏烬一直在追查终焉教的踪迹,前些年好不容易找到了线索,没想到对方却以自杀为代价,把他也拖进了将死之人的领域。
  
  苏烬被迫回到天南洲后,虽是接手了长河苏氏的族长之位,但却并没有放弃对终焉教的追逐。
  
  杀妻之仇不共戴天,苏烬后半生的努力都是为了让自己有脸面跪在妻子的墓碑之前,现在让他放弃,谈何容易?
  
  他沉寂许久的原因,只是因为追查终焉教一事,真的已经到达了瓶颈。
  
  终焉教是一个横跨千古,从天诛时代……甚至更久以前一直延续至今的神秘组织。
  
  它的规模、底蕴、势力的范围,都远不是当今世上任何一个宗门能够比拟的。
  
  拿宗门跟终焉教比,就相当于用民间闲汉的组织与帝王朝堂放在一起,根本无法相提并论。
  
  终焉教的教徒,是潜在默化的渗透到了九洲的每一个角落,无声无息,防不可防。
  
  这也是为什么,至今为止苏烬都没办法找到终焉教哪怕一个据点的原因。
  
  如果有明确的组织据点,还可以顺藤摸瓜,再不行一个一个严刑拷打,总能找到源头。
  
  可现实是,终焉教就没有据点。
  
  所有教徒都泯然于众,就连之前拉着苏烬想同归于尽的那个教徒,也是他废了无限接近于大海捞针的功夫才抓到的。
  
  如今连那唯一的线索都断掉了,在没有具体方位的情况下,所有教徒还都有意识的躲着他,想捞针都捞不成了。
  
  ——原本,苏烬是这么认为的。
  
  现在事情似乎迎来了转机。
  
  而位于风暴中心的人物,自然就是苏烬那个前阵子跑上门的便宜女婿,许守靖。
  
  在许守靖离开苏都之前,他跟苏烬二人其实聊了很多东西。
  
  不止是关于苏浣清的问题,还包括许守靖在前往苏都之前,遇到化名‘何肃’的苏河,以及那个不知所谓的仙王遗迹。
  
  苏河这人……苏烬没怎么听说过。
  
  主要是他接任长河苏氏的族长之位也没多久,之前又一直在其他洲际打转,想要一下子把人都给认全,不注意的情况下还真比较有难度。
  
  不过仙王遗迹可就有说法了。
  
  苏烬可是从小在天南洲长大,土生土长的天南人,少年时也经常去登龙港那种外贸城都广结天下道友。
  
  他可从未听说过有什么镜月湖,更不知道那里沉寂着一座仙王遗迹。
  
  苏烬当时对许守靖的话就不太信,不过许守靖后来倒是也说出来自己的见解。
  
  ——那个仙王遗迹,不见得是在天南洲上坐落,很可能是通过某种传送阵法,把他们从天南洲转移到了仙王遗迹之中。
  
  这个说法就合理了许多,再结合苏河加入终焉教,以及众人与天渊宗弟子在仙王遗迹相遇的事情。
  
  苏烬仿佛天灵盖被闪电贯穿,一下子就通透了。
  
  不过那会儿许守靖还要去东皇城参加宗门大比,再加上苏烬也只是一个猜测,在没有确定之前,也就没有多说什么。
  
  为了找到更加有力的解释,从许守靖等人离开为止,苏烬便一直闷在长河苏氏的大书库中,翻来覆去的查阅古籍。
  
  咚咚咚——
  
  大书库的檀木门被敲响,听声音敲门人似乎有点心虚。
  
  苏烬视线没有离开手上的古籍,沉声开口道:
  
  “进来。”
  
  吱呀——
  
  应声推门而入的,是一个鬼鬼祟祟的影子。
  
  那影子蹑手蹑脚地走了快十五丈,最后驻足在了书案前一言不发。
  
  苏烬察觉到视线的灯光被遮盖,眉头微皱,缓缓抬起头来,却是一愣:
  
  “凌儿?你跑书库干嘛?许守靖跟清儿吗,他们没回来吗?”
  
  说着,苏烬还往苏凌的身后看了看。
  
  苏凌面露尴尬之色,干笑了一声,扭捏道:
  
  “那个……堂姐跟许大哥,都没回来。”
  
  “没回来?”苏烬微是一愣,暗自思索了下,缓缓点头道:“没回来也好,暂时出去避一避,比待在天南洲强。”
  
  “——”苏凌白净的脸庞闷得发红,硬是没敢接话。
  
  见到他这幅反应,苏烬脑袋上冒出了一个问号,心底不解之余,询问道:
  
  “怎么了?是还有什么其他事没说?”
  
  说着,苏烬端起白瓷茶盏到嘴边,打算抿上一口。
  
  苏凌深吸了一口气,暗忖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,咬牙道:
  
  “其实……许大哥去鬼域了。”
  
  苏烬端着白瓷茶盏的手僵在了半空。
  
  见状,苏凌又小心翼翼地补充了一句:
  
  “许大哥本来是自己去的……但是后来堂姐逼问得厉害,我就说了……”
  
  嘭——
  
  白瓷茶盏重重的砸在桌面,里面的茶汁波涛汹涌。
  
  苏凌浑身抖了个机灵,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。
  
  “清儿也跟着去了?”苏烬沉声问道。
  
  “咕噜……”苏凌喉结蠕动了下,十分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  
  霎时间,整个房间的空气似乎都冷了不少。
  
  苏凌是被吓得一动都不敢动,看到苏烬沉默不语,他犹豫了好半晌,小心翼翼地试探道:
  
  “大伯……我真是被迫的,堂姐的性子你也知道,打破砂锅问到底,我真的拦不住……”
  
  这不说还好,一说苏烬顿时来了气,他不耐烦地指着苏凌,数落道:
  
  “你说说你!走之前怎么跟你说的,要么让他们赶紧离开天南洲,等风头过去再回来,要么就带回苏都,在这里总归还算安全。
  
  现在整个天南洲的修士都在鬼域,天渊宗去的人肯定也不少,你还让许守靖跟清儿去天宫,这不是羊入虎口吗?”
  
  苏凌被骂了个狗血淋头,一脸委屈地解释道:
  
  “这真不怪我……那俩人不知道跟谁学的,压根就不听人话,我想解释也不给我机会……都是自顾自问完自己想问的就走了,我也没办法啊……”
  
  苏烬一时无语,他倒也清楚依照苏浣清的性格,凭苏凌是无论如何都劝不回来的。
  
  再三思索后,苏烬长叹了一口气,无奈道: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