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许守靖 > 第八十一章 天宫遗址

第八十一章 天宫遗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你刚才看到了吗?”
  
  文翰长老目光谨慎的望着许守靖离去的方向,悄声无息的对身旁另一位天渊宗长老搭话。
  
  “看到了。”永岩长老点了点头,眯眼沉思了片刻,出声道:“我们的猜想可能错了,他应该不是许守靖。”
  
  视线尽头的那个黑袍少年逐渐消失,文翰长老长叹了一口气,无奈道:
  
  “是啊,原本在灵桥看到他弄出的那般动静……那种换做其他人绝对没有的体魄,我几乎已经可以肯定他就是许守靖了……现在看来,结论下得还是太草率,许守靖应该是做不到这种规模火焰术法的。”
  
  也不怪文翰长老会这么说。
  
  回想一下,许守靖在东皇城都做了什么事?
  
  一脚掀翻无首巨人,一剑封喉妖化圣子……你这要再给他加一个‘火焰术法出神入化’。
  
  什么好事都让一个人占了,那还让不让别人活了?
  
  永岩长老深表赞同,稍作思量后,蹙眉道:
  
  “若是如此,难不成许守靖根本就没有来?那我们这么大阵仗岂不是白费了?”
  
  文翰长老沉吟了片刻,摇了摇头:
  
  “或许,没来才是正常。我等天渊宗派遣这么多弟子过来,也没有刻意的遮掩消息,许守靖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能听到。
  
  如果明知我们设下陷阱,他还不管不顾地要跑过来,那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”
  
  话音刚落,文翰长老表情一顿,心底又有些不确定了。
  
  仔细想想,许守靖可是敢当着万人凌空,跟荼御仙尊对峙的狠厉角色。
  
  这种人……你也很难说他脑子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  
  思考了许久都得不出结论,文翰长老微是摇了摇头,叹声道:
  
  “再看看吧,说不定许守靖还隐藏在队列的某个地方,只是还未现身罢了。”
  
  -------
  
  队列的某处。
  
  “大哥哥……你可太猛了!”
  
  许守靖正一边赶路,一边捏着苏浣清的小手把玩,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呼唤。
  
  转头看去,左零轩一脸无奈的被隗桑小迷弟给拉了过来,几个天衍阁的弟子紧随其后。
  
  有外人在面前,苏浣清没办法继续装作鸵鸟心态,立刻将素手从许守靖的大手中抽回,自顾自地往前走,一言不发。
  
  许守靖尴尬地笑了声,抬手拉低了兜帽的帽沿,压着嗓子道:
  
  “雕虫小技,过誉了。”
  
  “……”左零轩。
  
  这欠揍的性格怎么这么熟悉呢?
  
  隗桑兴奋地都快蹦起来了,听到许守靖的谦虚回复,他手舞足蹈的比划道:
  
  “一点都不过分!大哥哥……你真是除了许大哥之外,第二个让我感到这么厉害的人了!别说同辈之间了,我估计我家长老连你的脚趾头都比不上……哎呦!”
  
  隗桑话还没说完,一只大手从天而降,毫不客气地锤在了他的脑门上:
  
  咚——
  
  隗桑吃痛地捂住脑袋,下意识的转过头,想要怼一句“是谁打我?”,映入眼眶的却是一张阴沉的老脸。
  
  “长……长老……”隗桑刚刚兴起的势头顿时蔫儿了。
  
  修然长老冷着脸瞪了他一眼,在把隗桑喝退之后,干咳了一声,随后面向许守靖,和善道:
  
  “老夫修然,是这些孩子此次的带队长老。小友,听说你在灵桥救了我宗弟子一命。
  
  实属惭愧,方才一直忙着与他宗商量天宫的事宜,未能与你当面道谢,还请见谅。”
  
  许守靖眨了眨眼睛,他本就是顺势而为,完全没觉得这点小事有什么好道谢的,连忙摆了摆手:
  
  “前辈不必如此,路见不平一声……拔刀相助,乃是我辈修士的本分,换做是谁,都不会袖手旁观的。”
  
  “哎,小友此言差矣。”
  
  修然长老一看就很会拉扯,看到许守靖推辞,他立刻摆出了一副‘怎么能如此’的神情,肃然道:
  
  “说是修士本分,但仙道发展至今,又有谁不是优先自己的大道?今日的朋友,明天就可能因为某一个机缘翻脸不认人。
  
  在一些极端的修士眼里,帮助道友与资敌区别不大,尤其是在当前的状况下……每一个修士,都可以说是天宫中的竞争对手。”
  
  说到这儿,修然长老顿了下,肃然起敬一般,对着许守靖拱了拱手:
  
  “正因如此,小友深明大义之举,才让老夫佩服至极……敢问小友师承哪位高人?”
  
  “……”
  
  修然长老一番话下来,把许守靖这个还算擅长嘴炮的家伙都给说得一愣一愣的。
  
  末了好些时候没缓过神,直到听完最后一句“敢问小友师承哪位高人”,许守靖才悻悻然回过神,内心一阵无语。
  
  饶了这么大一圈子,搞半天是想验明我的真身啊。
  
  有没有考虑过把你的才能带到相声台上?
  
  许守靖无奈地叹了口气,还是礼貌的稽首回答道:
  
  “在下许仇,此番主要是出山历练,师尊有过嘱咐,除非晚辈的名声远扬九洲,否则绝不得透露师门……所以就不能告诉前辈了,还请见谅。”
  
  修然长老皱眉沉思了下,倒也没有继续纠结这个事儿,叹声道:
  
  “既然是尊师之命,理应如此,是老夫唐突了。”
  
  “哪里哪里,前辈想要询问属实人之常情,是晚辈做得不尽完善……”
  
  “小友此言差矣……”
  
  苏浣清走在许守靖前方不远处,听身后这一老一少奉承起来没完没了了,兜帽遮掩下的清冷脸庞愈发不耐了起来。
  
  她抬起素手,握拳在嘴边轻咳了下:
  
  “咳。”
  
  许守靖表情微是一僵,虽然不清楚媳妇找他有什么事,但心底也知道不能继续陪上百岁的老人家唠嗑下去了。
  
  “前辈,家妻身体不适,晚辈要去照料一下,失陪了。”
  
  修然长老也没有强求,笑呵呵地摆了摆手:
  
  “理当如此。”
  
  看着许守靖拱手告辞,修然长老收敛起了笑容。
  
  他瞥了一眼身旁打打闹闹的天衍阁弟子,无奈地叹了口气:
  
  “看看人家的弟子。”
  
  ------
  
  刚走到苏浣清身边,许守靖就很不客气地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,若无其事地问道:
  
  “浣清,你找我?”
  
  苏浣清柳眉轻蹙,出于不想让许守靖这家伙太得意的缘故,第一时间就想要挣扎开来。
  
  但奈何许守靖这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,苏浣清动作幅度已经大到就差给他来一剑了,这家伙硬生生当作无事发生,继续一个劲儿地捏自己的小手。
  
  过了片刻,苏浣清放弃了挣扎,清眸直视着前方,无奈道:
  
  “快到了。”
  
  许守靖目光微怔,这才反应过来,从进入森罗谷开始就一直在不断响起的法术轰炸声,似乎从刚刚开始已经平息了不少。
  
  他顺着苏浣清的视线看去,昏暗的峡谷尽头出现了一个被昏黄光芒洒满的豁口。
  
  透过豁口两侧观察,能看到不少郁郁葱葱的苍天大树十分突兀地屹立在前。
  
  许守靖顿时有些发愣,同时心底也升起一团疑惑。
  
  在鬼域这种公鸡不生蛋、母鸡不打鸣的地方,唯一能看到的植物就只有刚渡过灵桥时,十分敷衍地驻扎在阔道两侧的枯木树干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